编织人生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3606 人签到
查看: 2102|回复: 4

思念的围巾有多长?

热度: 1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06-4-19 21:4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军训射击课,教学要求是两人一组,女生人数是单数,排在最后的我理所当然地落单。
  “我们一组好了。”一个男生走过来说。
  又黑又瘦的男生,戴一件彩色条纹恤衫,象只秋天的花狸鼠。我完全想不起班上有这个人,然而又没什么拒绝的理由。
  难道说对不起,我较喜欢一个人玩枪你还是找别人一组好了……
  后来谁也没料到我这样的四眼妹会在射击课上表现出色,子弹准确无误如花蕊长在花朵中央。
  整节课那个叫庄奇的男生都失踪,我只好帮他把他的那些子弹统统打完。快下课时才发现他在记分版那里站着,对我挥手,指着我帮他打出来的高分笑得合不拢嘴。
  结局是庄奇的射击课成绩里有80%的分数由我制造。通常他笑眯眯地站在远远的地方看我千辛万苦地顶着烈日把他的子弹打完,而他躲在树荫下倚着栏杆同周围的人聊天。
  整整一个月的射击课,我都没同这只花狸鼠说过半句话。
  
  2
  那样的年纪,我认定男人的大脑只受荷尔蒙支配,谁敢来告白爱情,我便先为他的荷尔蒙加上十分,再减去二十个值得信任分。
  庄奇并未向我告白,遭他告白的那个女生是东语系一个漂亮且活泼的女生。这妞被大家称为珠子的原因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她喜欢在书包上挂许许多多的微型玩偶,花哨得很,远看过去好象一只流动的杂货铺。
  珠子与我原本是不熟的,纵然我们两家是上下楼的邻里,在路上遇见了,也只是清浅地笑笑。因而那天收到珠子生日会的邀请时,我一度猜想她是要我将请帖转交给庄奇。
  希望到时候你能来。
  嗯?
  不会已经有别的安排了吧……
  呃,当然没有。谢谢你。
  那就这样了,具体时间在请帖里写着呢。或许是注意到我捏捏衣角的小动作,她又补充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家庭聚餐式的生日会,不必穿很隆重的。
  真是细心体贴的女生,我想。
  不晓得她会不会喜欢庄奇。
  
  3
  那天受邀的还有许多人,我们一起在珠子家的别墅里大吃大喝,谁也没留意楼下的洋洋烈日中,超级情圣正超级不熟练地弹着吉他,象个人演唱会一样一首接着一首地大放情歌。
  后来庄奇说他的喉咙几乎唱哑了,珠子却并未对此事做出相应表态。
  都怪你们太吵,她听不到!他自圆其说。

  倘若你认为事态发展到此为止会较合理,那么我只能说合理这种说辞在庄奇身上是行不通的。
  听说每天清晨他都在太阳露面之前借口晨练从宿舍里跑出来,用他那两条瘦长长的腿丈量近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将滚烫的情书投入珠子家的邮箱。
  再一个人孤独地跑回宿舍去。
  私底下我认为这种行为构得上骚扰。而庄奇的爱情在这种骚扰中日渐浓烈,最终在珠子的毫无反应之中演变成一次惊心动魄的绝望告白。
  有人看见他在珠子家的楼下转悠,与直至黄昏时分在河边发现他的衣物与鞋不过相差两个小时的时间。庄奇自杀的消息象龙卷风一样席卷了男生宿舍,大家奔到河边大声叫他的名字,此起彼伏象在召唤某个哀伤而毙的幽魂。还有人哭了。
  可是庄奇慢悠悠地从对岸的花丛中站起身来,向人们挥挥手。
  富有戏剧性的一幕。
  他说他只是想游到对岸去吹吹风。
  
  4
  有关庄奇的这些故事,都是我在自习的时候从别人的闲聊中听来的。因为念书那阵,大家都认为我是个呆若木鸡的优等生,厌谈风花雪月且不解风情。
  谁都不和我说。
  或许是学习成绩太过突出,而且自身魅力有限,班上的同学都仅愿意与我保持一种学术上的研究伙伴关系,因而终我整个大一时代,朋友少之又少。倘若珠子算得上,那么庄奇好歹也得混上个铁哥们儿之类的名份。
  他时常来问我一些功课上的问题,所提的问题时而艰涩时而超级弱智。庄奇开始用功念书,这是我从珠子出国之后才发现的。
  珠子去了日本,临走之前谁也没说。
  纵然想想漂亮的珠子背着花哨的背包姿态花哨地行走在花哨的涩谷街头,我就忍不住替她高兴。
  似乎她生来就属于那个世界。
  而庄奇浑身上下那种源源不断的充沛精力似乎生来就需要发泄。
  失去了爱情的寄托,庄奇勿需清晨起床丈量土地远远地跑着步去投递情书,间或与几个臭味相投的哥们儿一同胡吃海喝,庄奇的身形在极短的时间内令人咋舌地从麻杆升级成了宽面条。那些窝藏在庄奇体内的多余精力除部份转化成了庄奇肚皮上的肥肉之外,还令得庄奇的成绩节节攀升。
  倒是我,被诊出体内有癌细胞。于是每天躺在医院旷日持久地怀疑着这世界上的人怎么还在说话吃东西做着各种表情在我面前走来走去,天那么那么苍白透过病房灰尘满面的玻璃窗半新不旧半旧不新好象破抹布一样的颜色。
  云朵是不是都死掉了,太阳是不是再也不会出来了。
  
  5
  好在,好在后来获知是误诊。
  
  庄奇同另一个男生一起来看望我。
  都是他,错买成什锦花篮,都说好了要买你喜欢的Iris来着。他一脸沉痛地数落那个男生。想念的围
   巾有多长什锦也不错啊,我妈妈笑着说。
  不行不行,那么恶俗。天!还插大丽菊,晕死,还是Iris适合她……
  至今记得他那张痛惜不够完美的脸。
  我们一生中,总会遇见这样的人,他的坚持最固执,他的愿望最完美,他的爱情最吓人,他的热情最动人。对生活永远热衷,即便在失恋最最痛苦的时候,也只是游水去彼岸看看此岸的风景。
  因而绝无将自己放弃于水中央的可能性。
  
  6
  细水长流的时光。
  毕业后各奔东西,庄奇回到南方。我这样的性格,教书好过投身社会打拼厮杀,因而理所当然地留校。
  我猜我们会断了联系,如果不是他给我寄来了生日礼物的话。
  生日那天收到儒勒凡尔纳的《神秘岛》,法文原版。笨拙且慎之又慎地包着图案中庸的花纸,扉页上措词简单--方汀,生日快乐。
  直到现在,我的法文阅读水平仍然是三脚猫的姿势,因而那本书并未读完。
  一度猜想他挑书的动机——
  以庄奇之德性,送给女同学生日礼物大抵无外乎布偶狗熊之类。然而送我陈年科幻,还是艰涩的外文原版,我怀疑他自己都没读过。
  是什么样的心态,男生会送书给一个木讷的彼此间言语并不多的女同学?或许是想,她的生日无论如何要送点礼物吧,那么送什么好呢她喜欢什么……猜对或猜错会不会有什么不对……让她猜到我在猜可不可以应不应该……哎呀呀烦死人,就送这个好了。
  于是随手抓一本书。
  这样想过去,又觉得或许并没什么选择原则。或许当时他恰好路过书局,因为记得一同选修过法语课,于是随手抓来一本,他说包起来吧那就这样。
  倘若如此,庄奇何必巴巴地将书包上花纸贴上邮票,准时准点从遥远的南方寄了来。
  我的生日一向不与人说。
  
  7
  教书的日子平淡如水。
  倘若心情不好,我便去坐在射击场的空地上,看天空的流云。有时会这样睡过去,一直到太阳下山。清冷的风吹过耳朵,我将双手插在衣服口袋里,独自走回寝室。然而那样滴水温柔的夜晚,路过梧桐树下,总忍不住停下来,转过头去,好象庄奇还穿着花狸鼠一样的条纹恤衫懒洋洋地靠在栏杆旁,一只长脚伸得老远。
  我开始学着织围巾,选了米色的羊毛,摸在手里温暖柔软。
  可惜笨手笨脚,一直到再见庄奇,围巾都没织完。
  
  8
  庄奇出差时顺道来探几个老同学,其中一名便是我。
  适逢那时我遭遇人生低谷,科研上的不公平、人员排挤诸多麻烦全混在一起。心情坏到极点,并未同庄奇多说几句话,有关生日礼物的事也未道谢。只是他陪着我喝酒,陪着我在街上闲逛,陪着我无所事事地大杀时间。
  一直走到湖边。
  哭吧,哭出来便好了。他揉着一片树叶说道。
  我沉默,低着头用鞋子辗地上的小石子。
  我若是你爱的那个人就好了……至少可以……他停了下来,将叶子抛进水里。
  ……可终归不是。他搓着手叹息。
  我楞了很久,轻声答:是啊,遗憾。
  然后两人沉默。继续走。路上的石子被踢来踢去,每隔四步半会遇见新石子。
  你以后一定要为了幸福,才决定结婚。他突然抬起头大声说。
  嗯。
  你一定要记得我的话!
  嗯。
  
  9
  有时庄奇给我写信,对于他那些蹩脚的字与罗嗦的信,我每一封都认真地读。只是轮到回信的时候,往往刚把纸和笔摊开,房间里会飘移出满腹狐疑的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空气,我并不知道应该同他说些什么,亦不能确定即便我认真地去回复去如他所写的那些生活闲事或流年时光,是不是就能安静地隐藏住自己那颗活泼的心。
  我选择在空闲的时候织围巾,而未回复庄奇片言只语。后来那条围巾被我织得无比长,在庄奇的脖子上围八九圈都不成问题。
  
  10
  再见庄奇却是在他的婚礼上。
  大学同学中前来观礼的只我一人。那天我戴了一付大大的墨镜,在天上飞了一个半小时,降落在庄奇的那座南方城市。
  我独自安静地站在远处,眺望庄奇微笑着的那座教堂,为了看清庄奇的婚礼,我甚至准备了高倍望远镜。科学上的许多发明对于企盼逃避的人来说都是极其有用的,我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微笑着走过去同庄奇握手祝他新婚快乐,就象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每次想给庄奇写信就会跑去操场上织围巾。
  庄奇的整个婚礼,我只是站在山头倚着松树举着望远镜象个冰封的假人。
  新娘是个活泼的女子,穿洁白婚纱,头戴洁白Iris编就的花环。庄奇身着礼服站在教堂门口的台阶上东张西望,象只秋天的花狸鼠……
  
  那条围巾,我猜如果不是收到庄奇的婚柬,我会一直一直地织下去,能织到从地球到月球那样长也不一定。后来我将它一圈一圈往复地绕成一只巨大厚实的环,插满干燥的玫瑰与勿忘我,挂在天花板。
  它象一只祭奠青春的花环,每一针每一线,用来织就的并不仅仅是时光与想念。
  庄奇就这样结婚了。如同千里迢迢一连串烧过来的夏季,天忽然就热了,他忽然就属于某个人了。只是为何身边的风景都变作秋天的黯淡颜色,往事如流云尾随似有似无不肯散去。只是为何总把有关你的琐碎全都记忆着,除此之外我无能为力。
  然而我讨厌记忆,讨厌惦记着离别时的情绪。
  却又絮絮叨叨回忆起来便没完没了。
  
  11
  上班时需路过射击场,那些梧桐生长得欣欣向荣,花狸鼠不见踪影,烈日下鸣蝉唠叨着怀念往昔。
  时常想起他。
  想也仅止于想起,至多将手放在外衣口袋里,一路上踢踢石子,好象他还走在左侧。
  记得那个踢石子的下午,他搓着手叹息:“我若是你爱的那个人就好了……可终归不是。”
  “是啊,遗憾。”我轻描淡写地回答。
  
  一直没有告诉他,其实,那天我撒了谎。


[s:11]
zan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06-4-19 21:5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淡淡的伤感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06-4-20 00: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事?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06-4-20 09: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长了,,,,,,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06-4-20 12:48:12 | 显示全部楼层
[s:16]  [s:1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share

QQ|论坛地图|家园地图|广告服务|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颜色表|编织人生 手工编织第一站 ( ICP12028468-2 )  

QQ800041369

GMT+8, 2016-12-10 20:54 , Processed in 0.241715 second(s), 2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