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织人生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259 人签到
查看: 4596|回复: 78

鄂尔多斯,滚出中国去(转帖) 坛里卖线和买线的MM们别拍哦!!

热度: 1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06-6-14 14:3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鄂尔多斯,滚出中国去(转帖)

  
鄂尔多斯,你穿了吗?有穿羊绒衫的吗?有不知道鄂尔多斯的吗?

又有多少知道生态难民?有多少人知道骆驼的最后一滴眼泪??

今天,我只想让大家知道一些事情,能在看完后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昨天上完下午的课,信步来到百年大讲堂(北大)想看看有什么好的演出,却远远看到前边好象有画展,条幅上的”骆驼的眼泪”吸引自己走了过去!已经写不出来当时看的时候和看完时候的当时心情,一幅幅图片都是一个退休老工人近十年自费走遍内蒙全境和青海、宁夏、新疆部分地区拍下来的生态的一步一步恶化,沙进人退,已经到了黄河边上,草死沙进,昔日高可没人的草原现在连骆驼都没法生存而成批饿死!一个个被黄沙湮没的村庄、一堆堆死不瞑目的白骨、一群群看似滑稽穿着各种衣服的山羊!因为山羊只能相互吃彼此的毛生存!牧民不得不用此来保护自己的财产——羊毛!

推掉了晚上的约会,早早到理教113坐下,7点,一个铮铮的在蒙古支边几十年的退休工人卢彤景老先生,这个散尽自己家产呼吁生态危机的老先生,要再用语言来让更多的人来救救生态!老先生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牧区真穷、牧民真苦,牧业 真危险!”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卢老先生告诉我们,草原如此退化最大的一个魁首竟然是81年日本合资的鄂尔多斯羊绒集团!

81年以前,草原没有山羊,到85年山羊开始成倍繁殖,从90年到如今的十年之间,是草原恶化最严重的十年,在鄂尔多斯崛起的背后,是牧区的退化,是生态的急剧恶化!日本人在81年以前是在自己国家养山羊,快发现了养山羊带来最大的问题--山羊不但吃草,而且吃草根!乘着改革的春风,打着支援中国经济的旗号,用”恩赐”的资金和原鄂尔多斯毛纺厂合资成立了羊绒厂!给内蒙古大草原带来了噩梦!

看看日本人的手段吧!80年代,牧民的羊绒可以卖到280块一斤,现在是7、8十块钱!先给你甜头,让你大量的养殖山羊,再压价收购,羊毛不是粮食,只能卖给羊绒厂!羊毛便宜了,就再多养一些来维持生计吧,多养一些带来的却是价格的更低!一方面是日本人满足的笑脸,因为他的钱包越来越鼓,一方面却是牧民的生活更加穷苦和我们的草原的一步步消失!

现在,欧洲大量不养山羊,美洲不大量养山羊,澳大利亚也不大量养山羊,连非洲都不养,亚洲的新加坡、日本、韩国都不养,只有中国,在大量的养殖山羊!当然,小日本和在八年抗战中一样,是需要代理人的!领导的政府号召大家把绵羊换成了山羊,在一个牧区,只能承载20万头的草原,有120万头吃草动物,最多是山羊!用长远的生态换来了短视的当前利益!来了所谓的经济发展!换来了这些“人民公仆”的政绩和顶戴!就在最近的凤凰卫视西部行中对内蒙的采访中,我们敬爱的领导人依然挥动着胳膊“我们的支柱产业是一黑一白,白的就是山羊,是我们最大的外汇支柱!”是他们有难以言表的苦衷?当然,近几年,中央出台了一系列的退耕还林,退牧还草的政策!可是图片上铁丝网圈起来的禁牧区的铁丝到处都是洞,牧民要吃饭啊!不从根本上想办法,表层上的形式主义只能给那些官老爷们更多敛财的借口!

就在今年,在河套地区又兴建了一个羊绒厂,号称世界第一!光鄂尔多肆一年,就需要70万吨的羊绒,目前已经注册的三千家中小羊 绒厂和那些没有注册的甚至上万家的羊绒厂已经让草原变成了沙漠!我们真的还需要一座世界第一的洋绒厂吗?现在的草原,没有了一点生气,昔日的万峰驼乡 现在已经人烟荒芜!连骆驼都不 能生存的地方,还有什么可以生存?草原啊!

二、哭泣的骆驼

在自然环境的变化面前,就算有“沙漠之舟”之称的骆驼也无法抗拒残酷的考验。沙尘暴时刮起时的强大风沙能够将骆驼的眼睛打瞎。骆驼有双层眼睫毛,可抵御风沙,但是在强烈的沙尘暴之前,骆驼也没有办法抵抗。被打瞎眼睛的骆驼,由于看不见草,结果只有被活活饿死。一般情况下,小骆驼在出生半个小时后就能自己站立起来。但是现在由于母驼的营养不良,小骆驼生下来就极度虚弱,结果经过几个小时的挣扎,腿软得就是站不起来。这时人要想过去帮忙也不行,因为母骆驼根本不让人靠近小骆驼。这样小骆 驼必死无疑。只要小骆驼死了,母骆驼也会跟着死 去。这就是母与子的感情。等小骆驼长到一岁时,就可以自己吃草了。骆驼是三年两胎,而不是一年一胎。白狮子的存活率更为稀少,所以珍贵。卢彤景最为当心的就是白狮子的绝迹。卢彤景的心愿是将整个阿拉善地区的白狮子全部考察一遍,看看究竟还有多少白狮子。骆驼可以很长时间不吃不喝,但最多也只能撑半个月时间。饥饿的骆驼开始时站不起来,慢慢地,腿就水肿,最后腿肿得像水桶一样,并且开始溃烂。没等到烂完,骆驼就死了。如果骆驼是夏天或春天死的,马上就会变成木乃伊。这主要是天气干燥,年降雨量不到50毫米。而蒸发量高达4500至4700毫米。牧民只要发现骆驼站不起来,就必须要用人将它抬起来,并且马上给它加强营养,喂草喂料,以便恢复健康。

今年的阿拉善算是旧旱逢甘雨,草原有返青的趋势。目前牧民不用买草料了,但是到了冬天,现有的草是绝对不够的。因为在沙漠里,草原的生态很脆弱。只要干旱时间一长,由于草的根茎很浅,也很脆,就很容易被风刮走,连根都不剩下。现在还没有什么好的措施。虽然采取了退耕还林、退牧还草的办法,但是沙漠太大,水太少,而人又太少,所以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看着草原上的骆驼一天天消瘦、死亡,卢彤坐不住了。他从2000年的9月开始来北京进行呼吁,住上一、两个月,没有结果就走了。回到内蒙古后,又去了沙漠。他一趟趟往北京跑,要办“哭泣的骆驼”展览,呼吁全社会对阿拉善骆驼及生态环境的关注。至于究竟能否救骆驼,怎么救骆驼,他心里没底。


三、我们还能无动于衷吗?

这篇报道已在报纸上发表过,但有些朋友未必注意到。尽管北方草原的情况未必都是这样,但我们希望通过阿拉善,让大家知道我国北方环境恶化已到了何等程度。

骆驼有草吃就不会死,就这么简单!2001年1月4日,本报报道了来自包头的环保志愿者卢彤景携“死亡边缘——沙漠化生态告急摄影展”进京寻找主办单位的事一“哭泣的骆驼”和“你看你看沙尘暴的脸”。一年后,卢彤景携带他近期拍摄的愈发告急的照片再次进京,旨在“我看到了,我要让看不到的你也看到——已绝草而亡和正处于掉毛脱皮死亡进行时的骆驼、穿着衣服的羊、灌满沙子的水井、沙进人退的村庄、向死亡军驼行军礼的政委、骆驼母子死不瞑目、在公路上清理两米高沙暴的铲车、跨过圈养铁丝网吃草的羊群、肆无忌惮的狼、孳生的毒草、国际环保人士的眼泪……照片可长期警示,而骆驼死亡告急迫在眼前。为此,卢彤景变卖家产携2万多幅照片进京寻找主办单位——看展览救骆驼。

娘吃不饱肚子,它还活的了。2001年3月3日,彤景六进阿拉善拍摄沙尘暴和生态。在没有草的草原上,彤景奇怪镜头里的羊群怎么都花花绿绿的?近前细看,每只羊身披颜色各异的衣服。以前,卢彤景见过个别穿衣服的羊,而这次竟全体着装。”不穿衣服不行啊”牧民告诉卢彤景:”吃毛吃得厉害”,牧民解开一只羊的衣服,卢彤景看见肚皮裸露,青筋暴露,肉色分明。

2001年,阿拉善滴雨未下,山羊不仅吃光了地表草,还掘草除根。断草绝粮的山羊开始羊吃羊。而这些羊是牧民的命根子,他们靠卖羊绒生存。互吃羊毛的羊等于吃掉了主人的财产。主人说,羊毛没了少了还不算大事,羊在就行。最让他们心痛的是骆驼,他家的骆驼已死了两峰,没草吃,饿死了。现在村里很多人家死了骆驼,还有刚生下就死的。果然,卢彤景路途中不断遭遇死骆驼。他说:”隔个一二里路,就见一黄乎乎的东西。沙尘暴一来,它们马上就变成白的了,白骨。”阿拉善左旗,卢彤景观察一刚出生的小骆驼,3小时过去了,还没站起来。一般情况,出生半小时的骆驼就自由行走了。牧民沉重地摇头:”完了,站不起来了。”卢彤景问原因,牧民说:”娘吃不饱肚子,它还活的了?”目前,活着的骆驼在等待草,部分站不起来的更是渴望草。甘肃售草1公斤0.80元,当地玉米1公斤0.90元。牧民计算草价能接受,但运费付不起。等待草的骆驼,最终等待的是死亡。

2001年6月,一牧民对卢彤景说:”再有半个月没草吃,我家60多峰骆驼都得死。”另一家牧民不忍眼看悲剧成真,遂忍痛将家中80多峰骆驼廉价卖了,得款3万元。老两口1万,两个儿子一人万。卢彤景问他们将财产卖了,吃什么?靠什么生活?牧民无话。在腾格里沙漠,牧民告诉卢彤景生态恶化的后果之一:“狼多了,凶得很”。他家的四峰骆驼已成狼的牺牲品。某天晚上,面临凶恶的狼,没草吃的骆驼连唤主人的声音都喊不出。狼咬住骆驼喉管喝血,连喝四峰。牧民发现后,骑摩托车追了100多公里也没追上。


四、羊绒衫,你的代价是什么?

“阿拉善就要成为第二个罗布泊”没草吃的骆驼死亡前的征兆是掉毛脱皮。卢彤景的镜头里淤满了骆驼的悲剧:瘦骨嶙峋,大块脱落的皮,站不起来,载不动牧民拉水的车,被沙暴打瞎双眼......生态恶化后果之二,草原上长出一种从未出现过的草,牧民叫“毒草”。骆驼吃了它就转圈,肚胀。于是牧民用削尖了的竹子捅进骆驼腹部放气,其结果,命大活了,体弱的慢慢放倒在主人面前。卢彤景眼见一只被主人杀死的小骆驼。主人口气悲愤:“老天要绝它,吃了毒草是死,放气也是死,我有什么办法。”同样的心情在内蒙古军区边防某团政委张立明身上是另一种表现。他一见到死骆驼就下车行军礼,后短暂默哀。大漠戈壁,一人一畜,一绿一黑,一站一卧,片子虽好,但卢彤景不明白。张立明告诉卢彤景,他刚入伍时喂军驼,后来骑军驼,骆驼伴随他从士兵到政委。27年,他对骆驼的感情常人不能理解。他感觉每一峰死去的骆驼都是他掉下的一块肉。阿拉善右旗某部队,卢彤景跟随战士到60公里外的村子拉水。该地驻扎两个连,供两个连的水井干了,60公里外的水井也面临干涸。部队领导焦虑无奈:“恐怕要搬家了”。卢彤景第一反应:“搬走了,谁来守卫?”领导摇头叹气。

卢彤景拍下战士如何在井中取水。桶入井,先将一桶桶沙子捞出后再取水。水是混的。卢彤景发现阿拉善人的牙齿都发黄,他们说水中含超标的氟。阿拉善右旗诺盖苏木(乡),八九年没下雨,九口水井都干了。该乡曾有200多户,2001年6月,卢彤景见到全村仅存4户。牧民逐水而居,四散各地。阿拉善右旗,8分钱一斤的西瓜竟没人买。恶劣的自然环境导致经济萎缩,进而使牧民生活走向贫困。阿拉善左旗银根苏木(乡),乌里吉苏木(乡)远离公路,1公斤36元的骆驼毛没人收,主要靠卖骆驼毛维持生计的牧民陷入贫困。卢彤景见到了三年前的孩子,孩子穿的还是三年前的衣服。卢彤景奇怪:“怎没长个呢?”孩子家长说:“跟不上啊(营养)”。

卢彤景调查:阿拉善地区牧民一天吃两顿,并且吃不饱。牧民传统待客礼节:先上奶茶,依次为奶干奶酪奶豆腐。而2001年卢彤景在牧民家见到的是“喂自家羊羔都是买奶粉吃,羊没草吃哪儿来的奶呢”。自1995年始拍摄阿拉善生态的卢彤景沮丧:“一年比一年糟糕。脚下的土就薄薄一层,踩下去,就是沙子,沙化无可救药。”6年来,他镜头里记录着阿拉善生态渐变过程。目的:教育现代人警示后来人。卢彤景承认惟一好的变化在恩格贝,那儿种树14年的日本人远山正英。卢彤景描述:“那儿确是一片绿洲,沙化得到有效扼制。”恩格贝之外,卢彤景镜头里全是脆弱生态发出的SOS——“阿拉善就要成为第二个罗布泊”,不少人表示忧虑。

2001年,卢彤景在本报发出骆驼SOS后,日本,“奥伊斯嘉”民间环保组织请卢彤景带路阿拉善。卢彤景注意到这支考察队伍里有5个孩子,9岁至13岁。日本人告诉卢彤景:“这对小孩子有好处。”“自80年代初,你们跟我们合资羊绒衫厂后,20年,我们就这样了......”2001年4月8日,一场沙尘暴袭击了卢彤景和“奥伊斯嘉”。所有人的五官里灌满沙子。卢彤景以经验示范众人:不要擤鼻涕,鼻孔内沙子需借用矿泉水慢慢吸出,否则毛细血管破裂。日本人看到了牧民真实的生存状况。他们说:“真不敢相信,怎么会这样......”5个孩子中的两个女孩,闻不惯牛粪烧饭的味道,跑开了,吃饭时,她们主动放弃了,说:“没干活,不好意思吃饭。”大人点头同意。此情此景,卢彤景诸多感慨。

7月23日,卢彤景带日本“每日放送”电视台拍摄“哭泣的骆驼”。炎炎夏日,沙尘暴竟也光顾了,能见度200米使他们不得已躲在汽车里看黄沙蔽日。沙漠精灵骆驼,卧倒在地......恶劣的自然,贫穷的牧民,日本人哭泣了,同样的问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卢彤景难抑愤怨情绪:“自80年代初,你们跟我们合资羊绒衫厂后,20年,我们就这样了......”1982年,日本人投资某羊绒衫厂。自此,山羊大量繁育。据内蒙古环保局局长亲口对卢彤景说:“内蒙古畜牧业历史上从没养过山羊。”山羊吃草根。大量繁育山羊的恶果是,草原承受着不能承受之重。科学、平衡的数字应是80412平方公里载畜20万头,目前是160万头,80%是山羊。超载放牧导致草原严重失衡,最先被谋杀的是食草量大的骆驼。

全国现有2600家羊绒衫厂,一件名牌羊绒衫出口售价1000多美元。2000年1斤羊绒卖180元,2001年卖150元,最高纪录是270元。羊绒--政府急功近利,企业惟利是图,牧民养家糊口。有限的草原资源在人的贪欲下掠夺成零。2001年,某著名羊绒衫厂的理想是,10年创汇100个亿,要发展成世界最大的羊绒衫厂。卢彤景敲打着他拍的照片,情绪激动:”羊绒衫厂,你要牺牲多少自然换取经济利益;而你能用多少经济利益恢复或保持自然平衡。”直面日益恶劣的大自然,家畜濒临死亡,卢彤景形容牧民心态“无奈”。他们对卢彤景说: “活一天是一天。”“那你们子孙吃什么?”“管不了那么远。”地上造孽势必影响上天,风不调雨不顺,多年干旱便是对地上所有生物的惩罚,天人合一,恶性循环。日本人告知卢彤景:早年开发北海道,自然也曾惨遭人的蹂躏,伐木、污染河流......后经过三代人努力才恢复成 今日这样。据资料:阿拉善向有骆驼之乡美誉,骆驼数量曾高达25万峰。骆驼主食马莲草,如今马莲草已灭绝。灭绝的还有马群。去年卢彤景估算,约有骆驼9万峰,今年的数字愈发悲观--4至5万峰。“人再不觉悟的话”,卢彤景眼中含泪,“3至5年内,骆驼灭绝一说不是可能,而是事实。”卢彤景悲伤丝绸之路上的中华文明是人和骆驼共同写就的,如今,创造了远古文明的人类为了眼前利益“卸磨杀驴”。骆驼,生物链中一环的缺席,势将影响其他生物健康有序的运动。

如今,骆驼有草就能活,没草就等死,就这么简单。卢彤景情绪不好时就想到获国际摄影大奖的照片和摄影师:战争中,一哭泣幼童和一只觊觎他的秃鹫。获奖后,摄影师自杀了,因他不能承受灾难之重;因他看到的人类悲剧太沉重。卢彤景行走在沙漠中,常幻想自己就是濒临灭绝的骆驼,无依无靠,但他从未想过退却。他这么做,是想延续幸福的记忆--棒打黄羊瓢舀鱼。


五、羊绒衫可以不穿,草原不可无草

“人能计划生育,羊为什么不能?”“杀山羊救中国”,卢彤景亲耳听一些决策者这样说。他也看见了赶往屠宰 场哀鸣声声的羊群。杀掉山羊,意味着牧民生存支柱的坍塌,牧民吃什么喝什么?卢彤景认为繁育山羊是极左,杀山羊是极右,造成两个极端的是疯狂贪婪的人类。“难道真能杀山羊救中国?” 卢彤景认为生态不平衡源于心态。“是人类没将科学、计划、有序这个尺度把握好。”他举例:“额济纳满大街沙漠王酒广告,在极度缺水的地方,酿酒要耗多少水。”旗里没有一台电脑,卢彤景劝父母官买台电脑,好了解外面信息。官员给了卢彤景一张厌烦的脸,“没钱”。“你少一点吃喝就能省出买电脑的钱”。卢彤景,而无奈。“治理环境关键在人,关键是领导决策,决策失误或不到位,后果也许要几代人拨乱反正。”比如,卢彤景对圈养有自己的看法。”弊病是易得传染病;羊绒质量会逐代下降。”

事实上,圈养也是禁而不止。他亲眼看见人赶着圈养的羊越过铁丝网吃草。对于山羊泛滥成灾,卢彤景大胆假设“人能计划生育,羊为什么不能?”“羊绒衫可以不穿,草原不可无草”他又举例说明,赤峰一老人种树几十年已成气候,林子上空总有云彩。仍无表情。面对官员麻木的脸,卢彤景难抑泪水。他说6年走沙漠,多困难没掉过泪,但在人心不是肉长的当官的面前他忍不住,他为麻木落泪。麻木,是因为发生在他们身边的事司空见惯吗?卢彤景不平:“地下水越来越少,草越来越稀,他们的乌纱帽越戴越高。”与此相比,斯坦福大学副校长看了卢彤景的照片流泪了。斯坦福大学中国留学生巍葳看了本报“哭泣的骆驼”后,他和韩国学生金永秀请卢彤景带路进了阿拉善。金永秀震惊。“韩国6万平方公里,阿拉善27万平方公里,这大的地方人贫水缺,太可惜了。”斯坦福大学委托他俩做前期考察,该校有投资意向。目前,卢彤景焦虑再这么糟蹋下去,党中央的“再造山川秀美”便是神话。他身在沙漠,眼里却不揉沙子。他看到种树打伏;逐年增加的山羊现呈递减趋势,生态一年比一年糟糕......他呼吁“不穿羊绒衫、少吃涮羊肉”。道理是:羊绒衫可以不穿,草原不可无草。从沙漠回到都市的卢彤景,曾问北京两个正在吃冰棍的小学生,“省下冰棍钱,买树苗好不好”,孩子说”种树是国家的事”。对比日本人带孩子进沙漠,卢彤景心凉,尤对大多数国人在生态危机面前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心寒。2002年,卢彤景变卖了老家包头的5间房进京。他铁了心要将生态警示照片广而告之。他认为偌大京城没有一幅惊心动魄的警示照。小学文化的卢彤景这样理解总理的话--跟寺庙上常见的牌匾一个意思: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请各位广泛转贴此文, 并呼吁您所认识的所有人, 不要再购买羊绒衫.
zan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06-6-14 15: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支持!!!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06-6-14 15:5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支持!!!
保护生态环境人人有责!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06-6-14 17: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俺就不买羊绒衫!!!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06-6-15 00: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震撼!绝对支持
头像被屏蔽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06-6-16 21:3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06-8-6 16: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可怕了.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06-8-8 09: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06-8-8 15:4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想到这么严重,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06-8-16 00: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s: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share

QQ|论坛地图|家园地图|广告服务|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颜色表|编织人生 手工编织第一站 ( ICP12028468-2 )  

QQ800041369

GMT+8, 2016-12-6 00:52 , Processed in 0.296396 second(s), 35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