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织人生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2357 人签到
查看: 741|回复: 1

《你我都躺过的铁床》

热度: 1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2-10-3 22: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巴菲特门小羊 于 2012-10-3 23:00 编辑




《你我都躺过的铁床》

普罗克鲁斯忒斯的铁床,您躺过吗?我自己当年倒是躺下去了的!
此床非寻常,曾引发通才画家陈丹青先生辞职、法学家贺卫方拒徒!
铁床还涉匪,还冠名“铁床匪”,古往今来掠人无数,当下乃发生!






究竟此床为何物?

先从希腊神话说起吧。
宙斯的哥哥,海神波塞冬子女众多!著名的有半人半鱼的儿子特里同、半人半马的儿子阿瑞翁、独眼巨人波吕斐摩斯、巨人安泰俄斯等,这些私生子个个本领超强,但多是巨人和粗野的英雄。
其中还有三个恶魔:斯喀戎(Sceiron) 、辛尼斯(Sinis)和普罗克鲁斯忒斯(Procrustes)。
1、斯喀戎:著名强盗,躲在斯喀戎安(Sceironian)岩石后面等待着过路的行人,强迫他们为他洗脚。行人一曲膝跪倒,他就把他们扔到悬崖下面的大海中去。那里有一只乌龟就会把他们吞食掉。
2、辛尼斯:也叫做“皮特奥克穆特斯”(Pityocamptes“扳松贼”的意思),胡作非为的歹徒。盘踞在科林斯地峡的入口处,把两棵松树相向扳弯,把过往行人的头脚分绑在树梢上,然后突然松手,把人扯成碎块。
3、普罗克鲁斯忒斯:Procrustes“拉长者”的意思,他真实的名字叫做普罗珀蒙(Polypemon)或达马斯特斯(Damastes)。普罗克鲁斯忒斯生活在艾琉西斯和阿提卡之间的平原上。
此大盗有两张铁床,一张甚长,一张却甚短,每当有外乡人路过时,他便强迫他们躺到床上。若来的是矮人,此大盗便领他到长床上,并对他说:“尊贵的客人,这床对你来说太长了,我帮你弄合适吧!”说明,就用足力气将这矮人拉长,直到他身首分离,气绝身亡。若来的是一个高个子的客人,大盗就领他到短床上,并对他说:“我的朋友,实在对不起!这床也太短了,与你不相称。不过,我有一妙法,可以帮你称心如意。”说着,大盗顺手抽出腰间的大刀,把这客人伸到床外的那截腿砍去。客人不久便因失血过多而死。
-----这里的铁床,即出自这个“拉长者”,被冠以“普罗克鲁斯忒斯的铁床”之称!

上述三位恶魔先生都没有善终!
因为波塞冬还爱上了埃特拉(Aethra),她是特洛伊西纳(Troezen)国王庇透斯(Pittheus)之女,也是雅典国王埃勾斯(Aegeus)的妻子。波塞冬与埃特拉结合所生下的孩子是忒修斯(Theseus)。不过古代有很多作家认为这个神话是埃勾斯编造的,目的是为了使他的儿子有一个神圣的出身。
孩子慢慢长大成人,不仅健美强壮,而且坚定勇敢,智慧超群。埃特拉见时机成熟,便挑选一个吉日,把其带到海边的大石板处,言明了其身世,搬开石板,取出信物,到雅典寻真父---雅典国王埃勾斯。
忒修斯仰慕大英雄赫拉克勒斯,决心以他为榜样建功立业。因此放弃了安全的海道,而选择恶魔横行的陆路。 沿途肃清了的所有坏人,还勇于向害人的野兽、恶魔挑战。
三位先生就被修理了!

1、忒修斯假装顺从,突然把洗脚水泼在著名强盗头上,然后抓住他的脚踝将他扔进了大海喂乌龟。
2、忒修斯擒住“扳松贼”,选择了两棵巨大松树为他送行;
3、遇上了最后也是最为凶狠的一个拦路大盗“铁床匪”。
忒修斯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除掉这人间恶魔。他突然出现在大盗面前,略施小计,便让这身材高大的盗匪睡在了那张短床上。之后如法炮制,将他多余的肢体砍去,这不可一世的大盗在痛苦中死去。
最后,英勇的忒修斯就任雅典国王,成为一名优秀的国王,期间,大力实行政治民主化和正规化建设,表现了卓越的政治才能,比大英雄赫拉克勒斯更出色。





此床何解?

其意相当于我国成语的“削足适履”。恩格斯认为,机械论范式对于自然科学的健康发展而言,恰似古希腊神话中的“普罗克拉斯提斯的床”。
回到目前的文凭教育制度,徐小平(新东方创始人)曾经给个家境贫苦的农村女孩讲了此故事。徐小平认为,现在企业也好,用人单位也好,孩子的父母,年轻的学生都不自觉地要把自己和别人用学历标准量一量,好像没有足够高的学历就不可能成功。这是学历的普洛克路斯忒斯之床。
“这张床,看上去温柔舒适,上面有‘白领’的鸭绒被,下面有‘高薪’的金丝毯,但却未必适于每个人酣眠。”现今的高考好像希腊神话中那张惩罚人的床,把不够长的人拉长,把超越其长度的人砍短。

在我们自己的成长、成人历程中,就不断面临着外部的期待和对比。标准和判断存在于人际、政治,以及家庭的层次中。
总体来说,这些标准和判断要求我们抛弃自己的本质,而成为其他的样子。我们当中的很多人都会经常长期听到一些说明我们有问题的信息,我们并不符合某些权威的标准,因此十有八九其他人会更加符合而我们接下来所表现出的屈从和顺从会使我们对自我的感知严重扭曲。
因此,作为工业文明、信息化时代的现代人,不得不面对一大堆用“普罗克鲁斯忒斯之床”理论去武断地剪裁事实,而忽视客观存在的理论家。

这就是现实!过去演绎在自我身上,目前演绎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2010年初,一位山东省莱州市双语实验学校的老师就感叹道:
“我们有时候不就是这个恶魔吗?我们一味地让学生和孩子屈从于我们自己的标准,与恶魔已经是兄弟了。以前,我经常用鲁迅的这句话教育我的学生:‘时间如海绵里的水,只要挤,永远是有的。’我还给学生举例子说哈佛大学的学生都是一溜小跑的;我还给学生举例子:一位著名的博士生连上厕所都在思考。我教育学生要珍惜和充分利用时间,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可悲的是大多数学生非常信任我,他们相信了我的话.你看啊,下课了有些学生还赖在座位上,处理上节课的东西。上厕所都是跑着去的,就是晚上回去睡觉还带了一大包书,学习到了不分黑白的地步。”

-----若学之实际、有实用,当恶魔尚可吧;若学的是令人疯狂的奥数类,欲何为呢?真正毁人不倦啊!

此床如何引发通才画家陈丹青先生辞职、法学家贺卫方拒徒的呢?

这是二个活生生例子,承“南方都市报”的《二零零五文化年鉴之初刻文坛拍案》精妙文笔,刻画入木,且一起来畅读。




●第贰回●

  诗曰:
  扰攘清花苑,
  水清花更红。
  徒有丹青笔,
  画龙类雕虫。





  话说京城里有一远近闻名的大学堂,地处风景秀丽之隅,师生广博,且得了个好名字,唤作“清花”,士人慕其名者众,每年投考者如过江之鲫。据称,该学堂先前曾经也阔过,也有过群贤毕至、名师云集的盛况。先贤陈寅恪氏有遗训曰:“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乃学堂精神之所在。
  然而,近几十年来,这学堂不做别的,长年专揽些木工活,顺便也培养若干泥水匠。日子也倒过得宽裕。不料想,近年来进城的民工忽然多了起来,生生要跟他们争饭吃,学堂的日子开始有些紧巴巴的。无奈之下,学堂想出一条妙计。原来,进城民工虽多,但大多没什么文化,清花学堂就寻思着弄了一些多才多艺的师傅来,会油漆的,会画画的,会说书的,会掐算的,一时间也招揽不少。这学堂里的一干人,素来好大喜功,但见到有头有脸的人物,恨不得统统纳入自己的名下。毕业生中,官居三公九卿之位者,亦不乏其人。于是助长了学官们趋炎附势之作风。
  却说有一位姓陈的大师傅,很有些画画的手艺,笔下花鸟虫鱼、飞禽走兽、男女官民,无不惟妙惟肖。陈大师早年名播海内,后又在海外研修多年,颇懂些西洋技法,大码头也跑过不少。忽然有心加盟清花。清花学堂闻讯大喜,速速下了聘书,迎迓以礼,不在话下。
  但凡学堂考官,多为杀猪系毕业,凡事讲究一刀切,切起来可谓“稳准狠”。手中两根称之为“公共课”的绳索,把考生们当猪捆,捆得他们哇哇乱叫。学堂考官还从西洋进口了一张“铁床”,叫做“普罗克鲁斯忒斯铁床”,说是要跟国际教育体制接轨。这铁床名字虽然拗口,但却非同小可,它把捆来的考生短的拉长、长的截短。唯有跟铁床长短相当者,方算是验收过关。一些学有专长的考生被截去,留下一堆中不溜的一样齐,让人看了生气。一些旨在混学位的考生,自己事先把身体修削成合适的长短,不求脱颖,但求就范,悠然混迹于学府中,只待毕业之时沐猴而冠。学堂之内,“独立之人格”渺无踪迹,“自由之思想”荡然无存,创造之力量亦江河日下。
  单说这陈大师,本来早有属意的弟子。这些绘画方面颇有特长的后生,却被学堂考官按在“铁床”上截得三长两短、半死不活。暑去寒来,不觉蹉跎了四年光阴,这陈大师竟然连半个徒弟也没收到。陈大师击聿而歌曰:“画笔归来乎,教无徒。”如是者凡四,却无人理睬。陈大师心中好不郁闷。然则陈大师生性狷介耿直,心中藏不住事,枯坐家中越想越气,一怒之下,修书一封,掷予学监。书云:“由于此一政策的长期施行,人文艺术教育表面繁荣(如扩招、创收、增加学术科目、重视论文等等),实则退步(如教师、学生素质持续减低,教学品质与学院信誉持续贬值),‘有知识没文化’,‘有技能没常识’,‘有专业没思想’,是目前艺术学生的普遍状况,事实上,新世纪艺术学生的整体水准,甚至不如‘文革’时期。”怎奈那些学官多是三聋四哑之人,对陈大师的发飙却充耳不闻,对媒体之追问亦守口如瓶,却依旧我行我素,坚定奉行“铁床主义”政策。陈大师徒叹奈何,一拂袖,辞去教授之职,浪迹江湖去也。
  无独有偶,京师大学堂的刑部教头贺卫房氏也同时起事,怒斥考试制度。京师大学堂去清花学堂不远,片刻可至。两校花开并蒂,宛如孪生。每有事,必生唇亡齿寒之感。





  却说这京师大学堂之刑部,也是个是非之地,去年有“甘生落榜”之事,早已闹得不可开交。可见其招生制度弊端多多。今日这贺教头发难,也是积了多年的闲气。
  据称,这贺教头功夫十分了得,平生豪侠仗义,好打抱不平,对学界丑陋之事一向深恶痛绝,且口无遮拦,见不平必痛斥之,江湖上有“没遮拦”之称。贺氏也以一封“公开信”跟学官们叫板,信中不仅对学官们的“普罗克鲁斯忒斯铁床”切齿痛恨,而且矛头直指“直升”制度。这“直升”制度又有何说法?原来,各个大学堂里有一规定,学士中可有若干比例可以免试保送直接攻读硕士研究生。可直升的又是哪些学生?贺教头的公开信中说得分明:“根据我校官方网公布的2005年度录取情况,免试生的数额已达到47名(其中本校30名!),远超过法学硕士生招生总数(110名)的三分之一了。保送生多,意味着通过平等竞争进入者机会的减少。保送生选拔的标准是本科阶段的考试成绩要名列前茅。如果按照各门成绩都必须达到前几名,这些人当然就只能被排除在外了,结果必然是研究生中太多考试型而非研究型人才。”看来,也有无须上“普罗克鲁斯忒斯铁床”之刑的学生,他们实际上早已被各级学官根据自己的形状,用铁床压模定制好了,然后派送给各位导师。导师的职责就成了为这些未来的新学官镀上一层“知识”和“学术”的金粉。
  多年以来,导师对这样的规定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中意的学生深造的机会,被这些“预备官僚”挤掉。惟这贺教头终于忍无可忍,公然在信中声明,拒绝招收硕士研究生。

  陈大师、贺教头罢招之事,一经披露,举国哗然。因特网上,众士子群情激昂,纷纷抛出揭帖,有喝彩者称二师为义;有惋惜者曰为学生计,二师此举失之草率。但对研究生招生制度之祸害教育、辱没斯文,则是异口同声。更有深受“铁床”之害的考生,说到动情处,声泪俱下。呜呼!
  如今举目大学堂,鸡鸣狗盗之徒若蒿草丛生,而陈大师、贺教头一去,校园更显凋敝,有志士子更觉无望。这正是:“普罗克鲁斯忒斯,不拘一格斩人才。”






  文化史纲---陈丹青辞职 贺卫方罢招
  2004年底跨2005年,因不满现行体制,清华大学美术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陈丹青愤然辞职,并将辞职报告收入其新书《退步集》中,引起一轮对教育考试制度的大讨论。
  无独有偶,2005年6月24日,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的《关于本人暂停招收硕士生的声明——致北大法学院暨校研究生院负责同志的公开信》在网络上出现,该信矛头直指北大法学院研究生招生弊端,并决定自2006年起不再招收法律史专业研究生,再次在网上网下掀起轩然大波。


文章好读,世事难为!
当教育部要拆解铁床的一个螺栓“禁止以奥数成绩作为入学依据”之时,又有多少家长甘为恶魔使徒,绑缚孩儿上铁架啊!
说完教育,回头论经!

《黑天鹅》(The Black Swan,最畅销的哲学经济学类书籍)是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所著,文字虽然艰涩,但做出如此努力,用自己敏锐离散的思想火花给世界增辉。
在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等人因同名电影而在今年奥斯卡大获成功之前,塔勒布的《黑天鹅》就已逐渐走红,使 “黑天鹅”成为诸如“9·11”或互联网兴起等似乎意外发生而又给经济带来颠覆性冲击的事件或事态发展的代名词。





2010年,该作者的最新著作《普罗克鲁斯忒斯的铁床:哲学及实用格言》(兰登书屋)(The Bed of Procrustes: Philosophical and Practical Aphorisms <Random House: 2010>)再度问世!






塔勒布借此书名表达他的信念——即人类一直在扭曲自己来适应科技或者自己感兴趣的特殊领域和经济模式。此书为格言体,据看完原文的读者称,其中值得称道的不多,其余太多艰涩。或许吧,书中塔勒布的许多警句都与科技、现代性和社会行为有关。
正如你设法拍出一张非常精美的照片时所领悟到的那样,要想琢磨出妙语佳句,那么在这过程中糟粕与精华之比确实相当高。大概没人见过爱尔兰十九世纪著名剧作家、诗人及格言作家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的废纸篓吧。而从阿尔冈昆圆桌会议(Algonquin Round Table,译注:指 1919年至1929年期间,纽约市的一群著名演员、作家、评论家等每天午餐聚会于阿尔冈昆饭店说俏皮话并通过报纸流传全美)流传开来的所有如珠般的妙语,到底有多少被记录了下来呢?

《普罗克鲁斯忒斯的铁床》也是如此。




福布斯杂志的批评家Craig Silver先生评说:
塔勒布此书中的有些格言相当不错,但大多数则不怎么样。这些格言令人困惑,而不是富于启发;自我沉醉于其中而难为大众所接受。你不禁诧异该书编辑是否畏于这样一个考虑——即因过去创造性思考而名至实归的塔勒布敢于采取刻意简练的风格。或许那些编辑唯恐自己不小心篡改了那些“深度思想”的火花——即便那些格言意义不大。其余的格言并不一定很糟糕,只是极其需要加以“深度编辑”。


我们来一起看几条:
不错的格言: ●“变老”的唯一客观的界定标准是当某人开始谈论它的时候。
几乎不错的格言: ●对于许多事情来说,我们应在它们还存在时寻找“活力之源”,而不是在它们逝去后追究“死因”。

其他拿来填满一本书的呢?请看:
●大脑在思绪放纵时最具智慧——人们酣畅淋浴时偶尔会感悟到这点。
若您有心查阅那些圣贤经典,大概可以领悟到其意思大抵是:人往往在淋浴时因思维放松而会迸发出智慧火花。这个见解不错,想起濮存昕的影片《洗澡》中,那个弱智歌手,只要沾水即飙出高音,但是塔勒布的表达方式显得似乎笨拙啊!一条好的格言应该恰好能触动你的大脑神经,而不是难懂到令你抓后脑勺。
●绝对容易上当受骗的人知道猪会盯着珍珠看,但并没有意识到他自己也可能发生类似情况。
估计且得查阅下西方经典,尤其是十字军带回的古希腊故事,才可以会意了!这就是我国读者看见的明显艰涩!不过,塔勒布很好地解决了这个文化沟壑难题,他说: “如果你想要人们阅读某书的话,那就告诉他们——该书获得的评价过高了。”
哈哈哈!这张铁床,书评界也放着啊!

回到现实当中:

1、一个典型的悖论是:知识所面临的问题在于,鸟类学家著写的有关鸟类的书籍现在比由鸟类著写的有关鸟类的书籍及鸟类著写的有关鸟类学者的书籍要多。
2、就整个知识层面而言,当代的文明正批量地制造傻瓜,而在伦理的层面,正在以惊人的效率,系统性地背离人类智慧最本原的价值观——例如幸福。
3、智能手机越来越多。智能手机用得越多,人就变得越傻瓜;用智能手机的人越多,傻瓜越多;人越来越傻瓜,手机越来越智能!
这些就是信息化时代人类面临的最大困惑了吧!我们面临的“恶魔”一点都不比忒修斯少啊!






好了,我们可以尝试在一些时刻努力不睡到铁床上,积极自救,摆脱“富士康屌丝”命运,争取早日睡在午后阳光烤热的田野条石上!





图为:约翰·蒂施拜因(Johann Tischbein)1786年一幅画作中的人物:他的朋友——18世纪德国大文豪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zan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2-10-4 10: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刻  说得好深刻啊
书有中文版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share

QQ|论坛地图|家园地图|广告服务|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颜色表|编织人生 手工编织第一站 ( ICP12028468-2 )  

QQ800041369

GMT+8, 2016-12-11 13:22 , Processed in 0.174318 second(s), 1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