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织人生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2491 人签到
查看: 379|回复: 0

《那年,墨西哥的“革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31 19:3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年,墨西哥的“革命”》

一说到革命一词,很多观众会新潮涌动一下,似乎被革掉的大体都应该是不好的命!
但是,本片中,您可以得出什么结论了?交战双方是革命成功的政党军队与反抗此类军队某些残酷暴行的革命武装!
呵呵,晕了,那您可以耐心看完维基百科的这些历史介绍,然后开始《更大的辉煌》观影,也许就可以明白了!
请注意,本片其实未能够站在历史中立的角度(除了描绘恐龙的幻想片,哪部做到了?哈哈),并且刻意美化美国外交人员了!

2013-1-21 13:11 上传
下载附件 (434.61 KB)



2013-1-21 13:11 上传
下载附件 (63.57 KB)





20世纪20年代的墨西哥,当时的墨西哥总统兼无神论者,普鲁塔尔科·埃利亚斯·卡列斯(Plutarco Elias Calles)提交的1917年宪法目为迫害罗马天主教教会及其子组织,此举因卡列斯的无神论主义和共济会思想而掀起,但是宪法的执行引发了一场基于西部墨西哥的反抗运动,一场对抗墨西哥当局反天主教主义的大规模反革命战争。
在墨西哥哈利斯科州,基督抵抗军被吊在电线杆下尸体会一直被挂着直到村落或城镇宣布放弃公共宗教活动为止基督战争(1926-29)(英语:Cristero War,西班牙语:Guerra Cristera、La Critiada)。
具体宪法修改:
第二十四条为:“每个人应当自由选择和宣称信奉任何宗教信仰,只要它是合法且不会被刑法惩治的。 国会无权颁布法律成立或禁止特定宗教。 公共性质的宗教仪式通常需在寺庙举行。 户外举行的需要接受法律管制。 [5]


2013-1-21 13:11 上传
下载附件 (90.62 KB)





它的起因:
墨西哥革命是墨西哥史上最大的反抗运动。它基于农民对土地和社会正义的巨大需求。
当时革命社会下的墨西哥天主教会小心行事,并不支持此时常威胁许多墨西哥人财产权的革命。然而,卡列斯政府感到此事关私人财产,公共教育,社会改革的革命正被教会威胁着。宪法设立了反教权的章程来解决教会有大众影响力的问题,从而开始了十年之久,致使数千人死亡的对天主教徒的迫害行为。

2013-1-21 13:11 上传
下载附件 (82.79 KB)




它的经过:
墨西哥公民经过一段时间的和平抵制后,1926年发生了若干小规模冲突。
暴力抵抗于1927年开始。反抗者自称为Cristeros(下称基督军),以“Cristo Rey”(基督君王)借用了耶稣的名义。这场抵抗中的妇女和牧师同样出名,妇女们帮助反抗军走私枪和弹药,一些牧师则被当众折磨和杀害(后来被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封圣)。

2013-1-21 13:11 上传
下载附件 (41.24 KB)





它的结果:

这场抵抗最终因通过美国驻墨西哥大使Dwight Whitney Morrow的外交手段和哥伦布骑士会的经济救助和帮助而平息。
并最终于1929年,因Enrique Gorostieta Velarde带领的游击队的战败得以彻底解决。
然而,天主教徒的迫害和反政府恐怖袭击持续到1940年代,届时余下的有组织基督军团体合并到了共同统治派。

2013-1-21 13:11 上传
下载附件 (113.53 KB)




它的背景:
1910年,墨西哥革命原本与长期的独裁者Porfirio Díaz作斗争,赞成大量农民对土地的需求。
尽管当时大量人民支持教会,许多革命领导人受共济会思想启发,持激进的反天主教立场。
Francisco I. Madero是第一个革命领导。并于1911年11月就任总统,但是最终在1913年被反革命人员Victoriano Huerta推翻和处决。
刺杀Madero成功后,Victoriano Huerta将军夺权,莫雷利亚的大主教Ruiz y Flores发函谴责了这场政变,并且疏远开教会和Huerta的关联。代表主教们观点的全国天主教党(National Catholic Party,NCP)报也严重抨击Huerta,因此,新的政权将NCP主席关押并且中止了报纸的发行。虽然如此,主教和教徒们仍被先前在瓜达卢佩计划下征服了Huerta联邦军的革命军将军Carranza,Villa和Zapata视为Huerta的支持者。
Carranza是新宪法下的第一任总统,但是在1919年被以前的盟友álvaro Obregón推翻,1920年晚期他继任总统一职。Obregón有效施行了宪法派生出的世俗主义法律,但是只有在天主教情感最弱的地区才是这样。这种政府天主教之间不稳定的“停战协议”,随着1924年精心挑选的无神论者普鲁塔尔科·埃利亚斯·卡列斯的继任而结束。卡列斯中央政府所支持的墨西哥雅各宾派,不仅仅是反教权,甚至参与世俗反宗教运动以根绝他们所谓的“迷信”和“狂热”,运动包括亵渎宗教物品,迫害和谋杀牧师,和反教权立法。
卡列斯严厉地在全国执行反教权法,并且还加入了他自己的反教权法。1926年6月他签署了“刑法典改革法”,此法俗称“卡列斯法”。该法规定了对违反1917年宪法的牧师和个人的特定处罚措施。例如,公共(即在教堂建筑外)穿戴教士服罚款500比索(当时约为250美元);批评政府的牧师可被囚禁五年。 一些州颁布了压迫性措施。奇瓦瓦州颁布法律允许只允许一位牧师服务本州的全部天主教团体。为了帮助执行法律,卡列斯查封教堂财产,驱逐所有外国牧师,关闭修道院,女修道院,和宗教学校。

2013-1-21 13:12 上传
下载附件 (134.76 KB)




影片截取的主要历史背景:
暴力升级1926年8月3日,哈利斯科州瓜达拉哈拉,约400名武装天主教徒藏在瓜达露佩圣母教堂。后来他们参与了一起与联邦士兵的枪战,直到用完弹药后才投降。根据美国领事馆资料,这场战斗导致18人死亡40人受伤。次日,在米却肯州Sahuayo,240名政府士兵袭击了教区教堂。神父及其代牧在随后的暴力事件中被害。8月14日政府人员上演了一场对天主教青年协会(萨卡特卡斯Chalchihuites分会)的清洗,并且处决了他们的精神导师,神父Luis Bátiz Sainz。处决导致了一群农场者围攻了当地财政部门,并且宣布他们参与抵抗。鼎盛时期的抵抗军控制了一片几乎涵盖整个哈利斯科北部的区域。瓜纳华托州彭哈莫市长Luis Navarro Origel,在9月28日领导了另一场起义。他的手下在市镇周围的开阔地被联邦军打败,但是他们撤退到山里继续游击战。

2013-1-21 13:11 上传
下载附件 (96.52 KB)




紧接其后,9月29日,杜兰戈州发生一场由Trinidad Mora领导的起义,10月4日,南部瓜纳华托州发生一场由前将军Roldolfo Gallegos领导的抵抗。在开阔地上,他们无法匹敌联邦军和空军,所以这两场反抗运动领导人都采取游击战战术。与此同时,哈利斯科州(尤其是东北地区的瓜达拉哈拉)的反抗者开始悄悄地集结军队。这片地区成为了反抗的中心地点,并由27岁的墨西哥天主教青年协会领导René Capistrán Garza带领。
1927年2月23日,基督军在瓜纳华托州圣弗朗西斯科德尔林孔首次打败联邦军,接着又在哈利斯科San Julián获得胜利。然而,面对优越的联邦军,他们很快开始失败,并且因逃离联邦士兵而撤退到偏远地区。哈利斯科州大多数的起义领导层不得不逃去美国,Victoriano Ramírez和神父Reyes Vega则留了下来。四月,基督战争平民部分的领导Anacleto González Flores,被捕并被折磨至死。媒体和政府宣布胜利,并计划在起义区进行重教育运动。 神父Reyes Vega似乎为了证明抵抗运动并未被灭绝,并为González Flores报仇,4月19日,他带头袭击了一列装载有运给墨西哥银行钱币的火车。袭击成功,但是战斗中Reyes Vega的兄弟阵亡。
政府军的“围堵”政策,不但没有压制到起义,反而助长了他们,数以千计的人们因为憎恶联邦的残酷手段,开始支援和加入抵抗军。雨季来临时,农民可回去收割,而此时基督军比以往任何时候得到的支持都多。到8月为止,他们已经统一了行动,并持续攻打固守城镇的联邦军队。Enrique Gorostieta是一位全国宗教自由联盟雇来的退休将军,但他不久后将会加入抵抗军。虽然Gorostieta本人是自由主义和怀疑论者,但他最终也在脖子上戴上了十字并公开宣布他对上帝的信赖。
Reyes Vega和Pedroza神父都天生就是士兵。Pedroza严格遵从道德且对他的牧师誓言非常忠诚。然而,从天主教神学论的观点来看,拿起武器到底是存在问题的。
1927年6月21日,第一个基督军女性部队在Zapopan成立。她们以圣女贞德自命为圣女贞德的女兵。此部队开始只有17人,后来拓展到135人。它的任务为为男性战斗人员获得钱币,武器,补给品和情报;同时也照料伤员。时至1928年3月,已有大约一万妇女参加。许多走私去战区的武器都由她们用堆满谷物和水泥的手推车运输。战争结束之时,成员已达2.5万人。
抵抗军少有后勤供应,补给就严重依赖上述圣女贞德的女兵!
他们袭击城镇,操练和经营农场以供自己金钱,马匹,弹药和食物。而形成对比的是,战争后期的卡列斯政府得到了美国政府的武器和弹药。
基督军在整个1928年都占上风,而且1929年联邦军面临一场新的危机:韦拉克鲁斯州的军队中发生了一场由Arnulfo R. Gómez领导的叛乱。3月下旬,基督军试图以此为契机攻打瓜达拉哈拉。攻击失败,但是4月19日反抗军成功夺得特帕蒂特兰。Vega神父阵亡。军事抵抗运动变得势均力敌,基督军队很快就面临着他们军队内部的分歧。6月2日,Gorostieta被联邦巡逻队伏击杀害。然而,此刻抵抗军已有5万人处于备战状态,并且似乎摆出一副长期抵抗的姿态。

但是宣称要抵制外部势力的联邦政府还是依靠了外部!
至少有一场战斗中,美国飞行员为联邦军提供了空中支援来对付基督抵抗军。而美国政府得到----石油!
基督军1927年10月,当时的美国驻墨西哥大使为Dwight Whitney Morrow 。 他提出了一系列与卡列斯总统的早餐会议,并在此讨论一系列从宗教起义到石油和灌溉的问题。这使他在美国报纸上得了“火腿鸡蛋外交官”的绰号。既为地区安全,也为帮助解决美国的石油问题,Morrow希望冲突停止。来自全国天主教福利会的John J. Burke神父在这方面帮助了Morrow。卡列斯任期即将结束——前总统álvaro Obregón被选为总统,并计划于1928年12月1日就任。虽然Obregon之前在他的任期内对天主教徒比较宽大,但是墨西人,包括基督军普遍认为卡列斯是他的傀儡领导人。
选举两周后,Obregón被天主教激进分子José de León Toral刺杀,此事严重损害了和平进程。
1928年9月,国会任命Emilio Portes Gil为代理总统,并将在11月举行一次大选。Portes对待教会比卡列斯开放,允许Morrow和Burke重新开启和平提议。5月1日,Portes告诉外国通讯记者说“天主教牧师,只要愿意,可以重新举行宗教仪式活动,只有一个条件,他们要尊重本国的法律”。次日,流亡大主教Leopoldo Ruíz y Flores发布一条声明,主教们将不会要求撤销法律,只需要它们较为仁慈地施行。1929年6月21日,Morrow促成使双方达成一致。他的办公室起草了一份协定称为arreglos (意为安排),内容为允许在墨西哥的礼拜继续,并对天主教徒让出三项权利:只有被高阶人员任命的牧师需要登记,可以在教堂内进行宗教教育(但是不能在学校),所有公民,包括牧师,可以请求改革法律。不过,协议中最重要的部分为,教会恢复使用财产的权利,牧师恢复在这些财产中生活的权利。法律意义上说,教会不允许拥有房地产,其先前的设施依然属于联邦资产。不过,教会实际掌握着这些资产。这对双方都是合适的安排,而教会表面上也终止了对反抗军的支持。

过去的两年之中,因除了宗教态度之外原因而敌视联邦政府的反教权官员也加入了反抗军之列。政府和教会之间协定公开之时,只有一小部分反抗军归家,这些人主要是感到他们已经取得战争胜利。另一方面,由于反抗军并未参与会谈商议,许多人感到被出卖,而且一些人继续战斗。教会以逐出教会来威胁抵抗军,抵抗运动也慢慢地消散。担心遭到以叛徒身份被审判的官员试图继续维持抵抗。但是企图失败,许多人被捕和射杀,其他人则逃到圣路易斯波托西州,并在那里得到了Saturnino Cedillo将军的庇护。

2013-1-21 13:12 上传
下载附件 (352.41 KB)




2013-1-21 13:11 上传
下载附件 (129.72 KB)





它的最终结束:
战争已经夺去了9万人的生命:联邦方面56,882人,基督军30,000人,不计其数的平民以及战后反教权突击中死去的基督军。
那它最终结束了吗?
NO!!!
如Portes Gil所承诺的那样,卡列斯法继续在书面上保留,但联邦不会试图有组织地施行。然而,一些地方官员自我阐释法律,继续迫害天主教牧师。

直到-----1992年,墨西哥政府通过修宪给予所有本国宗教团体合法身份,出让给他们有限财产权,并解除牧师人员的限制。
现今墨西哥宪法禁止户外礼拜,除非特别情况下,户外礼拜一般需要政府许可。宗教组织不允许有印刷及电子媒体的销售,广播宗教仪式需要政府许可,牧师不可成为政治参选人或者担任公职。
尽管有余下的反教权条款,它们都没有真正实施,天主教教会享有政府给予非常大的自由和人们献来的供奉。

基督教反抗军是单纯的教会支持者吗?
这个问题有趣且单调!教会自从开始的那一天,难道不就是政治的主谋或者主要参与、鼓动者吗?
卡列斯曾发送私人电报给墨西哥驻法国大使Sr. Alberto José Pani Arteaga,内容中说到:“…墨西哥的天主教教会是一场政治运动,必须被消灭才能继续运作免受愚弄人民的宗教催眠术影响的社会主义政府…一年内,没有教堂的圣礼,人们便会忘记信仰… ”

2013-1-21 13:12 上传
下载附件 (143.25 KB)




可惜,什么东西可以被轻易抹去呢?
哪怕就是被迫消失几年、几十年、甚至百年,谁又可以阻挡它或者它们的恢复呢?
只要当地人民需要的,它还是会回来,至于理由,那可以有无数条!那些“被迫消失几年、几十年、甚至百年”,相对于人类历史,何其短暂!

看完全片,让我们知道的是,当亚欧大陆经历20~40年代的复杂外交、社会、变革、战争、毁灭和重构之时,在美洲,在墨西哥,同样不能得到偏居一偶的绝对宁静!
这是一个多么小的曲奇,没有一个呆在上面的芝麻可以脱离!


2013-1-21 13:12 上传
下载附件 (167.22 KB)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论坛地图|家园地图|广告服务|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颜色表|编织人生 手工编织第一站 ( ICP12028468-2 )

QQ800041369

GMT+8, 2017-9-20 11:56 , Processed in 4.259748 second(s), 1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